走过场短评

      走过场——傅文俊历史观念摄影

      出 品 人:张子康、封新城

      策 展 人:胡赳赳

      学术主持:汪民安、王春辰

      展览日期:2010年7月6日—12日

      展览地点:中国北京今日美术馆3号馆

      艺术总监:章润娟

      主办单位:今日美术馆

      协办单位:《新周刊》 华亚艺术基金会

      展览作品:《十二生肖》、《万国园记》

      他的这组作品即属于主动创作,体现着最近几年国内的影像艺术创作特征。这批作品在我看到的一瞬间,感觉到它们比以前作者的其他作品要明确多了,从语言上也比以前明快、直截了当。背景是八个国家在世博会的建筑,但前景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里面有圆明园的图景。这样,电脑之中的图像和外在的空间图像构成了联动关系,形成时间对比之下的几层关系。电脑为现代的产物,也是当代高科技产物,具有时代的当下性。但图像内容却是过去的圆明园。因此,外景与内景形成了时间的对比、对峙。事实上,作者的意图正在这里。

      ——王春辰(著名美术批评家及策展人)

      傅文俊先生运用造影的手法,将历史和当代的冲突挤压在一个平面上,强调了“一切历史都是走过场”的历史观念。并用古今对照的反差手法,强调了历史的场域观念和他的家国感慨、历史情怀。

      ——99艺术网

      傅文俊的作品直观可感,不像其它影像作品更多意会与晦涩。众人对世博会国家馆符号比较敏感,艺术家加入他的角度、想法,给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此时代,城市生活节奏快,不同方式看问题的习惯越来越少。他的作品从一刹那、从另外一种切入点,把“背景后的历史背景”放在里面——历史惨败和新的景象联系起来。古代园林和世博会八个建筑结合,信号更强了。圆明园当时是被入侵,世博会是主动邀请,换个角度又是不是入侵呢?

      ——刘军

      这件作品的意涵看上去似乎再清楚不过:屏幕下方的小图索引着上方变化万端的画面,并未真正出场的“八国联军”,仿佛强力磁铁扭曲了“意义在建筑空间中飞行”的方向。可是仔细看来,我们却又有某种隐隐约约的疑问,使得这幅作品的解读成了件不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说,那曾引起轩然大波的铜兽首是如此自然地翻新了圆明园怀古的意绪,那么,这多少有点不应景的西洋楼旧墟风景,是如何将它承载的沉重意义让渡给二十一世纪的新页呢?艺术家没有给出确凿的答案,他似乎也不是要做一个清晰的判断,反倒是承载那索引画面的笔记本和网络世界的牵连,欲遮还掩地暗示着作者真正想说的话。

      ——唐克扬(中国当代艺术知名策展人)

      历史是否是“走过场”,建筑是否是“走过场”,人是否是“走过场”?这是追问,也是拼贴和接合。在一个个过场的展示中,我们自己和我们的记忆都展现了其丰富、微妙和复杂。这些照片既是历史的“过场”,也何尝不是艺术的“过场”?没有“过场“,其实艺术也就没有自己的空间,正是对于诸多过场的追寻,让艺术本身成为一个新的过场在这里展现。这正是摄影的价值所在。它就是“过场”的“过场”,聊供我们在这里通过看展览再走一次“过场”。

      ——张颐武(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

      傅文俊的作品凝重、有些怀旧。其摄影方式挺好。目前时尚摄影太多,能拍出凝重、工业化的东西,很难得。

      ——朱其(著名批评家及策展人)

      艺术家将丢失的十二生肖兽首,用搜索引擎呈现在被毁的圆明园遗址上。并将此组作品与上海世博园中的八国馆并置在一起。

      ——中国日报

      重庆当代艺术家傅文俊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走过场”摄影作品展以来,吸引了社会各方关注。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主任,中国圆明园协会副秘书长陈名杰博士等一行三人也第一时间来到了傅文俊的个展现场。在《走过场》展出现场,荷兰莱顿大学教授、荷兰国家商会兼管会委员维克多·麦亚斯,也是傅文俊作品的粉丝之一,向傅文俊表示特别喜欢这些观念历史作品。作品中出现的十二生肖与八国联军等内容反映了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一方面他愿意购买展览中的一部分作品进行私人收藏,另外,还希望把傅文俊的作品拿到阿姆斯特丹美术馆去做展览。

      ——中国艺坛网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6-02-27 14:27:29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