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俊:获得意大利拉斐尔国际奖小金人其实并不偶然

    傅文俊获得意大利拉斐尔国际奖小金人


    今天上午刚刚收到从意大利寄来的意大利拉斐尔国际奖小金人,这个奖的获得,让我产生了一些感慨:在艺术上要取得一些成绩,的确不容易,能够得到大多数专业人士的认同就更不容易了。谈到艺术史,总免不了提到众多艺术大师的名字,他们是绕不过去的,是他们在继承与发扬中将艺术推到了今天这个样子。意大利拉斐尔国际奖的设立,一是纪念这位才华横溢却英年早逝的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一是表彰并激励如今的艺术家在各自领域的不懈努力与开拓。获得这个奖项,欣喜之余,也让我感到还有很多要做,要成为一位优秀的艺术家除了天资灵性、专研训练,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莫过于执着坚持,不断地累积才能有所突破。

    我个人的艺术创作是以摄影为主的,因此对于摄影的思考会更多、更深入一些,从纵向的或是横向的不同角度去思考摄影,我常常会有新的体会。

    摄影在现如今已普遍认可为与绘画、雕塑拥有同等地位的一种艺术门类。摄影与绘画的关系其实是很紧密的,就在拉斐尔去世后不久,生活在16世纪的画家波尔塔发明了光学仪器“暗箱”,也就是相机的雏形。之后的艺术家比如维米尔、委拉斯开兹、卡纳莱托在绘画时也曾使用“暗箱”作为辅助工具。

    在几乎人手一只高像素拍照手机的今天,好像“人人都是艺术家”,那么摄影艺术将如何发展,其实很多艺术家都感到有些困惑。2017年我在中国美术馆和西班牙巴塞罗那欧洲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个展上,与中外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都谈到了这点,他们也对此有着各自的看法。

    他们指出,面对这样的状况作为艺术家有的是希望在“回归”中获得突破,比如放弃相机拍摄,利用感光材料在光线下曝光来创作,使用蓝晒法等,或是重拾“古老的”摄影显影技术,比如湿版摄影、转染法等。


    傅文俊获奖数绘摄影作品《关雎》


    个人而言,我一直关注和探索的还是如何“与时俱进”地拓展摄影艺术的边界,让摄影与其他艺术形式产生关系,形成对话,比如绘画、雕塑、装置等。因此我提出了“数绘摄影”,一种新的摄影艺术风格。近几年我创作的数绘摄影作品受邀在万国国际双年展、伦敦艺术双年展、罗马三年展等等重要国际展览上展出,也获得了许多博物馆和知名藏家的青睐与收藏。我将这视为对自己在这一艺术方向上探索创新的肯定,当然,书桌上的意大利拉斐尔国际奖小金人也算其中之一。

    创作过程很难一帆风顺,如何取舍、获得平衡有时很难决定,而有时又会在感觉再也走不下去的地方,突然间柳暗花明。我想没有豁然开朗,或许正是因为坚持得不够,没有累积到能够“豁然开朗”的程度吧。

    艺术前辈陈衍宁的一句话曾给我不少感悟,非常愿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艺术要有强烈的魅力方可惊人,但惊人不是靠哗众取宠,朴素也能惊人。创意任何人都有,但没有深厚的技法根底,任何创意都发挥不出来。”


    来源:艺术中国

    http://art.china.cn/zixun/2018-05/31/content_40365516.htm?from=singlemessage


  • 文献 >>  媒体关注
  • 更新:2018-07-12 21:43:20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