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摄影家亚瑟·特雷斯【转】

      亚瑟·特雷斯1940年11月24日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是早期编导式摄影的开山人。

      特雷斯“执导”的第一个项目是“梦幻珍藏”系列,社会的广泛参与和协作是这个项目的一大特色。他通过孩子们透露的梦境,找到了用舞台去呈现孩子们遐想的方式,孩子们自己就是舞台的主角。这个系列中的作品通常是魔幻和凝重的。然而在特雷斯的众多系列作品中,正是这个沉思系列表现出了它经久不衰的艺术价值。它拨动了人们的心弦,直到现在这共鸣也在回荡。

      在这个基础上,特雷斯又创作了“暗影”系列,它自导自演成为其中一个影子的创作过程,可以依次被解读为自拍、一种精神自传,或者一段虚构的旅程。这是摄影史上对摄影师本人的影子最广泛、最有创造力的使用和发挥,并且以影子为主题的创作。

      接下来特雷斯重新回归到了拍摄别人的项目中来,但这次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纽约、旧金山以及美国和欧洲的一些飞地的新兴同性恋文化上。实际上,特雷斯和麦克尔斯是世界上最早在作品中表明自己同性恋倾向的摄影师,正是他们二人,为他们的后来人梅尔索普和大卫·沃那诺维奇开辟了道路。

      直到80年代中期特雷斯一直在坚持大量进行黑白照片的创作,而从那之后他开始在一系列无生命物体的拍摄项目中尝试彩色。在他的第一个彩色系列“医院”(1984-1987年)中,他把一家已经报废了的医院作为拍摄背景,把已经废弃腐蚀了的设备重新摆放到医疗中心破旧的手术室、实验室和其他空间里,让它们成为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用来创作的、像是信手拈来的材料那样的雕塑。然后,他给整个环境和雕塑都喷漆,为的是制造一种“连无名的机器都有它的性格”的效果,抑或是一种怪异的存在感。这组创作可以被解读为摄影师对艾滋病时代的宣言,尤其是那摇摇欲坠的墙壁和医院的碎片,撩起了他那段关于曼哈顿码头的同性恋社区生活的汹涌回忆。

      特雷斯通过照片和书籍的销售、以及照片的版权收入来支撑他自己的事业发展,70年代到90年代,他也曾在几个短期工作坊执教。1992年正值他的“迪斯尼时期”的中期,特雷斯搬到了加州的坎布里亚。他在那里继续用单反相机进行各种形式的创作,其中包括三维照片:他用黑白照片的形式把他透过水晶球看到的奇妙世界构建成有雕塑感的照片。然而他又会定期回归到纪实摄影模式,以此让自己在影像观察的基本活动中保持脚踏实地的状态,他称这个过程为“撩拨双眼”。

      在纪实摄影模式下,他通常还是会选择拍黑白照片。在“轮上风波:加州滑板公园”(2002 - 2005年)系列中,他用影像表现了生动的滑板游乐场。而在“彩弹之邦”(2006年) 系列中,特雷斯致力于刻画那些玩彩弹射击游戏的年轻男孩儿,他给这些“战士”拍黑白的肖像,同时用彩色来记录男孩儿们“交火”之后的战场场景。

      特雷斯认为自己也是环境保护和同性恋活动家。而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坚持避免自我模仿和沉迷于过往的成功。确实,他把这归功于一种“失败的高贵。”他说,“与其试图追求图像的点击率和赢得什么奖项,我的道路正好相反。看看你的工作哪些是败笔,甚至有意识地努力制造败笔。与此同时,用你的诚挚的心去这样做 — 因为那些败笔可能是通向宇宙任何其它事物的大门。它们是你的叛徒。”也许正是这种失败的意愿阐释了特雷斯的成功之道。他不想预先决定最终能够输出什么,那样的话照片将不会给他以惊奇。相对于作品本身他更致力于过程,也许这更加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他现在已在这个领域成为一名备受尊敬人物的原因。特雷斯至今依然保持着稳定的效率,仍旧不断创新。“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只有一张照片让我感到愉悦,那才是通过了验证。”他说道,“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态度。” 而且,尽管他本人的灵魂谦和且温柔,亚瑟·特雷斯仍不失为一位“危险的”摄影师。



  • 文献 >>  新闻转载
  • 更新:2016-02-27 15:53:32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