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图示短评

      圆明园罹劫150周年之际,中国正逐渐强盛起来。站在这个具有象征意义而又值得我们总结和思考的历史点上,艺术家傅文俊想从历史存在与变迁的视角,重新审视国家的境遇与沧海巨变,更深入地挖掘其历史启示,并予人以深度的思考。

      ——摘自宋庄艺术网

      傅文俊以敏锐的艺术直觉和宏阔的艺术抱负把握到了圆明园与当代艺术这两个隐喻之间的巨大张力,由此对拍摄的材料进行了形式的重构。这种重构并非简单的跨时空并置,而是一种极富历史对话意味的空间再生产:在展场里,无论是圆明园还是图像都走出了照片的边框,打破了摄影的瞬间凝固性,相互渗透相互激发,震荡出长于瞬间历史表意的空间。

      ——北大副教授胡续冬

      从1860年圆明园遭到列强洗劫,到2010年世博园列强出席,经历了一个半世纪。在这个时空交织的历史场域里,圆明园承载了太多的历史记忆。曾经屈辱、惨痛的历史不仅仅是被毁灭殆尽的山形水系、亭台楼阁和奇珍异宝,而是厚重苍茫的历史。傅文俊先生的作品正是诞生在这种复杂的心境和语境之中,直指中国在时代境遇里的信心与困惑、成功与反思,自满与自卑的历史心态,深寓警醒意味。

      ——陈谷圆明园遗址公园文化顾问

      傅文俊先生表现了一个艺术家对历史的认知、解读和编码,实现了其艺术作品表意的升华,富有前瞻性和敏锐的判断力。他的作品是对历史与素材、现实主义与现代性、历史呈现与历史观感之间的批判性对接,实现了作品表达与观众之间的融合,可谓雅俗共赏。最重要的是他开创性地提供了认知、解读和编码历史的经典案例。

      ——金锋(艺术家)

      策展人胡赳赳先生在个展中发挥出了一贯的想象力、批判力和价值导向,身体力行地推动了艺术展边界的延伸,乃至蕴含其中历史性反思、互动。傅文俊先生个展表现出的艺术思维转换和普世价值本身值得疑虑、思考。对普世、常识的批判性解读同时也寓意了集体性失忆与误读,而这正是对艺术边界的探索。傅文俊先生能否保持这种独有的当代艺术的修辞格式而形成一贯的艺术风格和批判性思考是值得期待的。

      ——原弓(艺术家、策展人)

      圆明园是中国近代史上标志性的建筑,诞生在中华帝国繁荣昌盛之时,坍塌于中华帝国没落衰弱之期。历史的起承转合,国家的荣辱兴衰,圆明园情何以堪?一个半世纪后世博园开幕,曾经的列强又开始上场,时运更替,新盛的中国开始主场。傅文俊先生艺术展即出没于这种复杂的历史场域中,也昭示了新世界的开始。

      ——黄珂(知名文化人士)

      傅文俊的摄影作品运用古今对照的反差,强调了历史场域观念、家国感慨和历史情怀。据悉,展览结束后,总价值12万美元的这些作品将由圆明园永久收藏,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十二兽首”以影像作品的形式回归。圆明园文化顾问陈谷称此举“对于圆明园来说是很新潮的一件事情”。

      ——摘自《中国摄影报》

      圆明园管理处主任陈名杰博士说:“圆明园以一种渐入的姿态,对当代艺术进行一个互动,这里面也牵扯到一种关系,就是圆明园愿意和中国的当代文化、当代艺术进行合作。”陈博士还表示,要不断的去尝试一些新的艺术形态,来表现、来诠释传统文化。“我觉得是一个无尽的探索,我记得原来蔡元培先生讲最大是创新,圣书有一句话叫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创新,是一个民族不懈的动力和灵魂。所以我觉得文化遗产的展示,需要一些新的手段,更加符合当代人的一些审美需求。”

      ——摘自新浪读书网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6-02-27 14:40:02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