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精神的图示》展览的筹备感言

      傅文俊

      具有悲剧色彩的世界奇迹圆明园,它不仅是一个历史遗迹,也是中国人精神上永远难以抚平的节点。《追寻失落的圆明园》、《1860:圆明园大劫难》两本书皆以“圆明园”这一史实为述说主题,前一作者汪荣祖(中国近代史学家)与后者伯纳・布立赛(法国历史学家及资深记者)都以文字语言再次揭开了那段历史沧桑。特别是作为法国人的布立赛,他是继雨果对圆明园劫难发表“两个强盗”文章后的第一位关于圆明园的著书者,这期间西方世界沉默了一百多年。伯纳・布立赛称,自己曾经向希拉克总统写过一封信,建议归还法国现存的圆明园文物。但是,希拉克对此没有任何回音。而我希望通过艺术创作来表明我对此的回应。在圆明园罹难150周年之际,我要用摄影向大众展示一种图示,一种精神的图示。

      应邀在圆明园举办的此次个展,取名为《精神的图示》,展览中我会把《十二生肖》系列作品予以展示,这组作品与展场的结合具有特殊的意义。显而易见,我呈现的作品被放置在真、假交错的语境下,在《十二生肖》中我借用了笔记本电脑的信息检索手段,把圆明园的兽首各归其位,将其归还到本应属于它的位置,无疑这属于“伪”;而历史中兽首曾真实存在过,这则是“真”,兽首穿梭于在场与不在场之间。综其所有,唯一不变的只是这一横岩残壁,而它即存在作品中,又是现场本身。

      作品的陈列与放置皆服务于某种戏剧性的叙事,既像玛格丽特式的架上绘画,又像多重场面的电影银幕。当它不是从其语境中被强行掠取出来时它是在整个环境的系统内起着作用的。在这样的场面内,作品和展场本身都得以描绘。观者看到的将是同时共存的、彼此矛盾的场景,它们并置在一起却不足以取消或抑制错觉。我想通过作品与环境彼此迎合时所产生的种种的错觉与反错觉来重申这一曾被争夺的战场。我试图用图像所呈现的东西勾连了记忆的伤疤和精神的跳跃。通过真、假图示,历史与现实的交替,让观者重新审视过去的历史和而今的现实。

      我把作品放置在这个历史遗留的现场,用这一精神的图示寻找一种梦呓式的回归。这个现场背后有历史史实作为支撑,其很难被消解掉,即使可以也是无力的。正如布立赛所言:记住历史是一种义务,用摄影作品记录精神的图示也是我的一种义务。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6-02-27 14:42:23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