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精神的图示前言

      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精神有继,光焰不竭;国人行健,中华自强。历史更替,复兴可及;物转星移,火箭奔月。史诗浮沉,悲百年之殇;宏图卷舒,额世纪之庆。

      昔有画匠,绘圆明园风貌,留历史遗墨。奈才情难比万园之园,以人工参赞造化,终得北部江南。珍奇瑰丽,俯仰皆拾。此以心夺境,心能转物之谓也。徒有画匠,虽巧比天工,所为亦是锦上添花而已。

      今有傅文俊,怀圆明园遗风,倚摄影妙术,伏万园之园,子时似鼠伺动,午时如马飞跃。尽得十二时辰光线微妙变化,将劫后园明园之天机地枢人文,显影布局于高精摄影画面之上。更是巧妙运思,用拼贴手段,挪用十二兽首,移情换物,使之回归圆明园,彰显我辈情志也。技不敢攀昔日画匠,然其心可鉴、其行可嘉,天负其命,地纵其才,终得正果,作品入得园内,展于其侧,同参日月之辉也。

      可喜圆明园吐故纳新,芳华再显。非垂垂老矣,实豆蔻少年。介入当代艺术,重振旧日河山。中华道统基因强大,自我修复能力惊人。世人皆享其落日西山之美,惟园中人独念其雷天大壮之时。

      精神“苟日新,日日新”;图示则“又日新”也。精神的图示,日新月异之象形思维也。有容以此为大,奋发如斯维新。罹劫150周年,万象更新,是为记。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6-02-27 15:22:54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