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广三”及“上双”有感

      今年国内相对大型的艺术展览,应属的上广州三年展与上海双年展。创作之余还是抽出时间前去观看,毕竟这两大展览能够代表国内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观后的个人感想还是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家们已经不再是殚精竭虑的想让自己的作品与国际化接轨,而是放下了那份喧嚣和躁动,站在平等的立场与国际对话。大的理论我无需谈及,毕竟这并非我的强项,但仍希望探讨几件个人比较喜欢的作品,以作为此次观展的记录。

      此次上双的举办场地从一成不变的上海美术馆转移到一个由热电厂的旧址改建所成的崭新的当代艺术馆,作为这座生命力被重新激活的前工业建筑的开馆展,同时也衍示了本届双年展“重新发电”的主题,展览融汇了来自各国的国际性的艺术家。而广东美术馆则以“见所未见”为主题,对世界范围内的艺术现象进行探讨。正是这两个国际性的艺术平台,给了我们公正审视中国本土艺术家艺术创作生态的机会。中国艺术家面对西方艺术家时已不再会相形见拙。在上双展中我个人比较欣赏黄永砯的作品,这可能源于我们两人对文化与宗教有着同样虔诚的认识。黄的《千手观音》探讨了信仰与文化价值的困境,作品融入了中国传统的佛道、兵家、医家乃至民间信仰,并将文化本身放置在最前沿的理论性问题上。18米的作品《千手观音》从上往下,是18层总共镶满1000只铁手臂的大钢圈架,它是杜尚著名的“瓶架”的放大。1000只手上抓住的,什么都有:瓶铃轮盾之类的法器、蛇虫鼠蚁一列的标本,线香箔纸、斧头铁锨、扫帚拖把、旧鞋故衣、电话飞机、秤杆砖头……甚至还有一只风干的板鸭。每一只欲望之手,能抓住的都十分有限。这件作品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又巧妙借鉴了法国艺术家杜尚的“现成品”观念。据我了解《千手观音》是1997 年明斯特雕塑十年展上,未能完全实现的计划。黄曾在一座教堂(该教堂中有着著名的断臂圣母像)的对面街心岛设置该作品50 只手的早期版本,观音的50 支手和圣母的断臂形成了强烈对比。此次在上海当代艺术馆的庞大空间中,观音的一千支手得以完全焕发出能量。《千手观音》放在展览的门口,具有文化地理意义上的膜拜意义,但细察手心,却并没有传说中千手观音掌中必有的慧眼,连那塔架中心也空空荡荡,是只见千手,不见观音。在千手观音的传说中,信者拜服,即可获得神的庇护。这样的壮丽传说,在这件作品中似已成空。

      除此之外,同时作为广三展和上双展的参展艺术家王郁洋,也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艺术家之一。王郁洋的《光,像羽毛一样从空中飘落》占据了七层楼高的巨大空间。其创作实践带有很强的思辫性,他对于媒介的选取、利用和呈现效果都带有着深思熟虑的考量,在广阔的视域中无所限制地思考。由此,借助他的视角,观者会有很多新鲜的收获。正如他所说“我并没有创造任何视觉经验,只是改变了观看方式而已”。将“光,像羽毛一样从空中飘落”这句带有观念与诗意的话书写在展厅的墙面上,同时作为计算机算法被定义,进行运算生成。计算机生成的第一个模型被艺术家以实际尺寸用LED灯管创造并陈列在空间中。而后计算机继续完成其他可能性的运算与演示,并且将生成的图片打印悬挂在展厅的墙上。

      仅从我对这两件作品的微观描述上,也不难看出当代艺术家的创作越来越充满思考,并且在艺术作品的实施上也越加的科技化。相信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中国艺术家遵循自身的发展步伐走向更加理论化与国际化的方向。

      图片分享

      上海双年展作品


      广州三年展主题展作品分享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6-02-29 10:31:17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