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锋尚》傅文俊访谈

      艺术锋尚:我看到您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系列拍于内蒙阿拉善的摄影作品,您好像对这样的景象很喜欢?

      是的,我感动于胡杨静穆与伟大的坚韧,所以我不仅一次的前往阿拉善地区。大家都知道胡杨生后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它曾经妩媚的舞弄过风姿,倔强的性格使其在多舛的遭遇后脱掉妩媚的外衣,用皴起的树皮武装自己,像一个个征战沙场的勇士。胡杨精神激发了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它伫立在漫天飞砂的寒秋,胡杨树身被皴起的树皮包裹着,上边布满了风沙肆虐之后留下的伤痕,承受了千载的烈日与严寒。每每看到它我都不禁自问,这种生命的诞生和延续是依靠什么来支撑的?在这样一片凝重静穆的场景下,我想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自身的渺小。同时,也会向往像胡杨一样坚定、坚韧,不畏强权而折腰,不为权贵而献媚。所以,我对这样的场景依恋长久。

      艺术锋尚:这些作品里有没有一些风格喜好?

      就风格来说,是完全依据纪实摄影的规则。不加入过多的后期制作,就包括在选景的问题上,也是经过观察后拍摄出比较完整的构图,而不是通过电脑截取。至于喜好,完全依据于所设对象的各自素质,对于阿拉善,我自然会将其最沧桑、强大的一面表现出来。对于早期的凉山系列我会坚持古朴、本真的自然风貌。所以,摄影喜好完全依据客体的内在气质而定。

      艺术锋尚:您的图腾系列作品和您外出所拍的这些照片有什么关系?

      继新闻摄影、纪实摄影与风光摄影极端忠实于客观客体后,现在从事摄影艺术的艺术家往往会采用后期制作以期达到某种特殊效果。所以我就在思考,如果将摄影与科学技术充分的融合,达到的效果会有怎样优势与不同?基于这样的思考,在《图腾》系列作品的形式与表现技法上,我运用了后期PS合成与虚幻环境再造的手法,所以,有不少朋友说我的作品是静态版的阿凡达。而之前这些纪实摄影作品就成为图腾作品的画面材料,比如图腾作品中的动物以及名胜古迹,大部分都是我早前的纪实摄影作品。至于他们之间的联系,就不言自明了。我试图在不超越摄影概念的同时无限的接近于新媒体艺术。

      艺术锋尚:我觉得您的图腾系列里的场景、自然都很原始,作品所体现出的氛围是您所要对“图腾”所表达出的情感倾向吗?

      人们对图腾的认识基本上都来源于原始的岩画和壁画,在岩石上涂抹、镌刻而成的那些图像是人们认知最早的图腾。由于原始初民对猛兽的敬畏或对征服欲望的混沌希冀,他们往往将与他们生存密切相关的动物形象生动的描绘于悬崖峭壁之上。所以,图腾本身就是集原始、自然、神秘于一身的词汇。所以,在我的创作中不乏神秘感与原始氛围,但这与我的感情倾向没有必然的联系。我的观念点在于图腾文化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本身,它在社会、历史、政治、阶级、种族中所呈现的社会现状和文化现实。

      艺术锋尚:在博客上的那组阿拉善地区的风光照片,戈壁荒滩、老树枯枝;对此,您写了一段题目为“戈壁滩里的守望者”的自序,您在守望什么?

      在当代艺术这样一个惊险、膨胀、花俏的大舞台上,我希望自己的创作可以像胡杨一样坚韧不屈。如若每一个艺术家都能够像胡杨一样不畏强权而折腰,不为权贵而献媚,那么该有多少艺术作品会像胡杨树一样屹立千年?这样一来,艺术品就不会在经济危机面前蒸发成泡沫,而是可以经得起考验。

      艺术锋尚:在图腾系列里有两种因素在冲突:自然与人文,您觉得两者是可以避免,还是不可避免呢?您所忧虑的是什么?

      我在创作图腾系列作品时,并没有着意于自然与人文的冲突。而是图腾所隐喻的文化现象和文化意义在当下的社会、文化、历史与生活中的体现。

      艺术锋尚:您是否喜欢作品中有戏剧因素存在?

      是否有戏剧因素的体现,取决我作品所要表现的观念,在胡杨林与图腾系列作品中,戏剧的情节性并没有突出的表现。

      艺术锋尚:您可以简要谈下新作《信手拈来》吗?

      在《信手拈来》系列作品中,我挪用自身与他者的文化符号,利用不同时空的艺术语言,将看似没有联系的多种文化进行并置从而生成新的意义。在当代视觉艺术中,西方中心主义和不同文化之间的控制与融合具有特别的复杂性。当代艺术创作的实质过程其实是建立在对美学认识基础上的个体性行为。而美学基础是一个有西方文化而来的输出品。虽然每个国家都具有自身的文化传统,但就东方的当代艺术而言,其种种概念与内涵都不完全是审美传统自然演变而来,其更多的是通过殖民主义从西方接受而来。这样的变革历史一方面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创作依赖于模仿西方中心,但也使得我们的文化挣脱了自我封闭的传统之中,自身传统与外来文化相互融合博弈。就像我在作品中将中国写意水墨与素描是写实的融合一样,这样的融合与博弈促进了中国传统创作理念跟上时代的发展,并随时调整自身的新状态。

      艺术锋尚:这些作品是不是有一以贯之的主题存在呢?

      我的大部分作品都围绕着对历史与文化现状的反思。虽然每个系列作品所采用的形式不同,所要解决的新摄影技法不同,但就观念而言基本上都与历史与文化有关。

      艺术锋尚:对于您而言,到底是喜欢新还是喜欢旧,还是喜欢在新与旧之中挣扎、探索,以获得新知呢?

      新作也好,旧作也罢,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因为创作他们时所面对的社会现实不同,所以体现的主题也不同。我只能说我不断的精进自己的创作语言,不断提升自己的思维观念而已。


  • 文献 >>  媒体关注
  • 更新:2016-02-29 10:39:44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