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转载】傅文俊:摄影语言中的抽象思考

      众所周知,抽象作为一种艺术语言,由于它图像非具象性特征,为创作本身带来了更多的表现与诠释空间,而后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并占有艺术史重大位置的艺术观念。作为一种最为典型的现代主义艺术,抽象具有纯粹审美的观念,在中国现代艺术进程中,从80年开始就先后有艺术家开始对抽象艺术进行各种尝试。伴随具象转至抽象的过程,成就了西方艺术史上的众多流派,无论哪一流派其代表作皆源于绘画或者雕塑。而摄影作为年轻的艺术门类,至今并没有成熟的艺术史发展逻辑。在抽象这一领域也没有过系统的探讨。如果说摄影因数码技术而具有不可比拟的再现功能而使得写实绘画走向衰败,那恰恰也正是因为其自身所摆脱不掉的技术手段使摄影始终不能与当代艺术的发展同步。摄影艺术界一直在不断地进行艺术实验,大致来说,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类型的创作倾向。一类艺术家开始与摄影的技术性背道而驰,通过在“工序”上做文章摆脱技术烙印,试图让摄影重返其手工性。而我就属于另一类尝试的艺术家,多年来,在经过纪实摄影之后我的很多创作都是利用当下不断出现的新技术、新媒介和新手法,通过媒介、观念、艺术语言跨界等手段探索摄影新的可能。前些年,我通过对媒介的转换,例如抛弃传统的打印相纸,采用油画布、夏布等各种非传统摄影媒介,与此同时,采用绘画艺术语言技法,完成摄影与绘画的跨界。使得摄影的形式中出现油画、水墨等多种语言效果。近期,我的新作使我的实验更近了一步,即让摄影直至抽象。



      《云里雾里》观念摄影 140x175cm 2015



      《公元前350年》观念摄影 140x175cm 2015

      作为现代视觉艺术的代表性思潮,无论是在艺术史上还是当代艺术的切实实践之中,抽象艺术都在不断地丰富和完善。在现代主义时期,抽象成功博弈了写实艺术的审美规则,并在艺术史上一步步确立自身的合法性。随着现代向后现代艺术的转换,抽象艺术也随之改变了内涵与外延,以崭新的形态出场后现代语境。在当下这个多媒体、新媒体的视觉文化时代,抽象也成为不可忽视的艺术因素。在《不期而至》、《云里雾里》、《走出伊甸园》等一系列作品中,我都将抽象做到了极致。在创作的观念上我依然延续东西文化的思考、并置与博弈。而在创作语言上,我将抽象直接引用在画面当中。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们需要用一种全新的理念去诠释摄影艺术更广阔的内涵,除了视觉上给予观众其它艺术门类所不能给予的冲击以外,应该更多地在思维感受上花些心思。这次我选择用有意味的形式来构建我的画面,也就是说以色彩、线条、块面、组合、肌理、虚实来组建视觉空间。我希望作品在给予观者视觉享受的同时,让形式赋予更多的审美意味。比如说在《公元前350年》作品中,维纳斯的身躯作为一个块面与中国的图腾印记完成点、线、面的对比组合。作品展示出的时空的复杂关系,让维纳斯与图腾并置的意义更加深刻与直观。又或者在《渐行渐远》作品中,远古的山水与代表民族精神的边缘人群的形式并置,使整个画面融合在光线与层次的交接中,我利用分割、局部、隐蔽或多层空间和形状,将摄影主体放置于割裂的空间。在具象艺术的创作时我们已经习惯了确立一个显而易见的主题和主角,并围绕着他们构建整个画面。而在我的抽象摄影中,它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也许是因为我在光线与块面形式上安排,竟使我的作品偶尔具有了立体主义的品质。正如塞尚“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处理自然”的思想,我每每试图在作品中创造结构美时,都不得不努力削减作品描述性的成分,这反而促成了画面一种几何化倾向的组建结构。


      《花花世界》观念摄影 140x175cm 2015



      《自自在在》观念摄影 140x140cm 2015

      虽然我的新作也具有强烈的油画视觉感,但此次我与许多抽象表现主义摄影艺术家追求类似抽象画的画面效果不同,我所描绘的抽象意味并不依赖不可识别的局部或者其他令人迷幻的特技摄影手段,而是通过强烈的形式组合,以及作品所要表达观念与形式之间的关系。在我的整个创作过程中,我将预先需要的创作素材,中国历史名画、浮雕、黑人摄影、维纳斯、石窟造像、壁画等等,放大在相纸或高反差的胶片上制作成光影照片,利用素材本身所包含的历史与文化意义,将它们进行有意味地组接,之后将这些照片扫描成大画幅数码底片,利用Adobe Photoshop软件进行色彩、解构与组合的调整,从而产生出抽象的效果。在整组作品的创作中,我都依循着碎裂、解析、重新组合的过程,与此同时,来探讨抽象与具象、传统与非传统媒介、光线与色彩,机器的可控制性与随机等问题。我正是想要通过充分展现摄影语言的不确定性来吸引观者的审视和解读。



      《神乎其神》 观念摄影 140x175cm 2015



      《直面现实》 观念摄影 140x175cm 2015

      在当下影像泛滥的时代,人人都可以随时拿出手机或者相机拍下自己所想要记录的瞬间,这些网络数据的存在似乎与摄影艺术渐行渐远。面对这日益侵袭而来的危机,当代摄影艺术家正是要思考如何利用摄影的不确定性,来创作出不同于纪实、不同于记录功能的照片,而具有观念创新以及形式创新的作品,并让这些观念与形式促使观者对作品进行诠释与反思。在我的新作中,我打破了摄影的条条框框,相对地融入了自己个人独立的思维模式。因为,我觉得无论是回到摄影的本体语言来展示新的可能性,或是利用最新的技术和媒介来推进摄影的新边界,我们都需要努力地证明摄影不但没有因数码技术的出现而衰弱,而是变得更加当代与前卫。

      新闻来源:中国日报网

      http://business.chinadaily.com.cn/sywh/2015-01-19/25601.html


  • 文献 >>  新闻转载
  • 更新:2016-02-29 13:59:50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