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南移1400公里

      圆明园南移1400公里

      出 品 人:张子康、封新城

      策 展 人:胡赳赳

      学术主持:汪民安、王春辰

      展览日期:2010年8月4日—29日

      展览地点:上海“非艺术中心”

      艺术总监:章润娟

      主办单位:今日美术馆

      协办单位:《新周刊》 华亚艺术基金会

      展览作品:《十二生肖》、《万国园记》、《为圆明园算一卦》、《请君入园》及影像作品

      《万国园记》与《十二生肖》在形式上具有一贯性:建筑背景、电脑道具、以及电脑中的图像,但在内容上作了大幅度的更换:《万国园记》把《十二生肖》的圆明园废墟更换成了2010上海世博中的英、法、德、意、奥、美、俄、日等国家馆的身影,而电脑中的图像置换成了圆明园废墟。电脑之中的图像和外在的空间图像构成了联动关系。外景与内景形成了时间的对比、对峙。

      ——摘自摄影网

      此次展览中的亮点集中在一件大型装置作品,即以来自圆明园的真实材料——解说石为取材,这使我们不难理解展览命名为《圆明园南移1400公里》的动机。这是当代艺术家首次以圆明园材料作为创作素材的作品,同时也是圆明园的材料第一次远离本土来到其它城市。据艺术家透露,这些材料是圆明园就地取材的泥土或石头,而不是来自于圆明园受保护和限制的文物。

      ——摘自中国美术

      本次展览既有摄影作品的平面艺术形态,又有动态的装置艺术与影像艺术,而这几种创作方式并行排列,将圆明园放置到了一个更加多元的“文化学”的视野中,其本意是从“历史性”的分辨中脱逃出来,还原到一个文化的原则之下。

      ——摘自网易新闻

      今日的当代影像创作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范围内,都出现了自觉运用电脑技术的意识,并由此形成一种新的视觉方式。它们为今天的艺术家创造了新的可能性,也意味着更加的创作的主观和主动。对傅文俊而言,这样的技术和手段成为其艺术媒介的一部分,可以使他自由地实现观念。傅文俊用具体的实践来表达一种姿态——即一种艺术文化表达的潮流与趋势,从而进一步推动传统摄影和当代数字化技术的结合。当然这不仅仅是与技术的结合,还是与当代的文化、社会、如何看待事物、如何表达的结合。

      ——中国书画网

      艺术家的《为圆明园算一卦》、《请君入园》、《美的历程》等影像与装置作品把行为、装置、影像熔为一体,将现成品艺术推向极致。

      ——99艺术网

      十五块石头整齐分散在展场内,砌有麻将的麻将桌位于展场中间,三张雕刻有“圆明园”三个字的麻将被放置其中。十五块石头皆来自于圆明园本土,每块重达几千公斤,是圆明园遗址中刻有解说词的解说石。艺术家表示,砌好的麻将牌暗寓中国人开始站起来的动式。

      ——摘自摄影吧

      两台电视机上同时播放中国昆剧《桃花扇》和西方的影视经典之作《茶花女》,与此同时,每台电视机的屏幕上都罩了一层圆明园废墟白描的胶片。所以,观众只有透过胶片上圆明园废墟白描图像的空白处才能隐隐约约看到电视里放映的图像。通过这件作品观众可以感受到两层意思:一是中西文化间的穿越和对话,同时也是圆明园和中西方影视艺术之间形成一种穿越感和空间感,从而构成圆明园与中西方文化的内在逻辑。

      ——摘自西部网

      如果说“走过场Ⅰ”展览中的《十二生肖》系列和《万国园记》系列更多的是从静态图像的角度对历史进行思考,那么“走过场Ⅱ—圆明园南移1400公里”展览中的装置和影像作品则更多的是从动态互动的角度对历史进行超越时空的表达,而“圆明园南移1400公里”本身也在时空上与上海世博会进行了某种对接。

      ——摘自艺术国际

      侵略者本想靠一场大火,来掩饰其祸,却是罪上加罪,因为只要有这些石头存在,这个民族就不会忘记自己的昨天,石头无语,无语而坚强,在大悲大难面前,沉默似金!可以说,这次南移是圆明园与世博园之间的一次亲密接触和激情碰撞,也是圆明园的历史与文化迈出向世界的展示的脚步。从万园之园的圆明园被烧(那个时候是1860年),到今天上海世博园的傲然而立(已经是2010年),历史整整跨度了150年,两者在150年之后的碰撞,见证了中国人民屈辱史的结束,和新中国逐渐强大起来,开始以大国的风范傲立于世的崭新姿态,在这一刻我们既要记住历史,又要展望未来。

      ——摘自中国频道

      “看了展览我十分感动和感慨。”北京圆明园管理处主任、中国圆明园协会副秘书长陈明杰表示。这也是本次展览策展时,傅文俊找到他希望借出圆明园的土石作为展览的一部分时,他一口就答应的主要原因。

      ——摘自中国网

      这些摄影作品彰显了强烈的“历史意识。从圆明园的劫掠和烧毁到世博会的举办,正好一个半世纪。一个半世纪前,八国联军焚毁了圆明园,一个半世纪后,八个国家馆在世博园相继设立。曾经被清场的国家,重回主场,曾经入侵的国家,如今入朝。傅文俊先生用古今对照的反差手法,强调了历史的场域观念及其主体性的国家感慨与历史情怀。

      ——摘自视觉中国


  • 文献 >>  媒体关注
  • 更新:2016-02-27 14:38:04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