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与和解——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


    摄影成为艺术及其媒介,在摄影技术于1830年被发明后的两个世纪以来,在当代已被彻底接受。随着将摄影纳入当代艺术的基本领域之一,当今关键的讨论更加集中在对这一领域的强化和条件限定之上,而不是对它的观念进行再思考。摄影边界的拓展,有赖于有野心的摄影师们,他们专注于边界的突破,不论是技法、叙事方式、审美体验,或是作品在美术史中的定义。傅文俊开创的“数绘抽象摄影”,在当代摄影表现与发展中,提出了富有中国风格的意见。


    冲突与和解——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

      《公元前350年》数绘摄影140x175cm


      当代可以说是摄影的时代。不仅艺术世界完全接受摄影作为与传统艺术门类地位平等的合法媒材,摄影师们频繁的在艺廊中、在美术馆里、在附有插图的艺术专题著作中展示他们的作品,同时仰赖数字科技的日新月异,摄影作品各种前所未见的方式构成、制作、呈现并传播。当代摄影这一充满创造力的领域,呈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多元化。从传统的风光摄影、日常写实、摆拍、寻常事物的放大、到叠影重制,摄影艺术家们拓展了我们对图像的认知领域。

      在遇见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时,观者通常是疑惑的。一是疑惑于它特殊的形式,质疑其是否应该定义为摄影作品;其次,不免对作品的制作方式感到好奇。除了具有多元解读性、充满符号学意趣的画面之外,鲜少人对于艺术家细致的工法深入研究,但创作使用的媒介亦是作品叙事的一部分。作为多年深入摄影技术领域研究的艺术家,傅文俊的作品皆是以目前摄影输出最细致的EPSON艺术微喷输出,艺术家为了更好的把控输出质量以及创作自由度,将工作室中配以最高规格的配备,同时取得了原厂认证。在作品载体上,以《公元前350年》、《让我安静一会儿》为首的系列作品,皆采用德国PI-MPP金属相纸,能毫不失真,同时具有金属质感;《昨夜西风》、《和而不同》系列,则选用了日本进口的特种宣纸,经过处理的表面,不会使喷绘墨水晕染,让每一个图像的边界都维持如显示器上见到的清晰度。裱框则是使用不反光压克力,让展场射灯的光线不会改变相片的呈色。展示上既然如此要求,制作过程当然不免反复输出、核色、校对。艺术家表示,目前展示的作品尺寸、色泽,依旧受限于现今硬件设备上的限制。


    冲突与和解——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

      《让我安静一会》数绘摄影140 x175cm


      随着数码摄影在今日的普遍应用,数码图像捕捉和后期制作是現今的标准选项。傅文俊作品中层叠的影像元素,皆是自行拍摄的数字影像,或手绘后再翻拍,输入电脑后,以数字软件分层处理,将每个图层个别调色、编辑、遴选需要的部分,最后合成。这些手法都不是崭新的技法,甚至将影像调色、层叠,也都是从底片时代便有的技术,只是以数字图像方式处理。即便在拍摄需要的对象时,部分就已经使用非写实的方式采集影像,但其使用的摄影技术也都是常用的多重曝光、多次曝光,变焦方式摄影等。艺术家遵循当代摄影艺术的手法,吸收了众多艺术的和通俗的传统,并对它们进行重新组合。通过这些选用与组合,艺术家说明了他不是一个仅仅对于新事物有着迷恋的技术狂热者,四川美术学院出身的傅文俊多年来从事摄影、装置等当代艺术创作,将众多创作手法组合出最适合表现他的旨趣的风格。数字技术为艺术摄影开发了新空间,让图像制造的方式变得更加解放,“数绘抽象摄影”这一词汇,便是以字面的方式简述了他的制作技术与风格。


    冲突与和解——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

      《和而不同》No.6 数绘摄影105x180cm


      艺术家在创作一件艺术作品的时候必须要做许多选择:选择顶级载体,以忠实呈现多层次而饱和的画面;拟定创作手法,以建立独特的个人风格;以及选择构成画面内容的元素,以充分表述艺术家欲传达的意旨。现成物的选用从杜尚以来在艺术领域变得理所当然,为此,一部分当代摄影艺术家有意识地强调摄影在物质与材料的意义,另外一些艺术家则极富想象力地响应这种在数字新时代中摄影传播激增的变化潮流。傅文俊的《公元前350年》将手绘的中式战国时代战车车轮、维纳斯雕塑的身躯、石墙等画面结合,运用这些出现在同一时代但不同国度的影像,以符号学讲述了一个关于对话的故事;《昨夜西风》则是象征文明的宋版书与象征自然的胡杨树结合,以数绘摄影的手法创造出富饶中式审美意趣的画面;《和而不同》采取了与《昨夜西风》相同的画面结构,但将胡杨树以西方经典雕塑置换,雕塑融合于宋版书中,中西对话、和而不同。《游戏》则是以骰子溅起的水花形成不同国家的地图,用简洁的视觉语言说明傅文俊对当代世界政治的观点。通过这些熟悉的图像,傅文俊将我们阅读绘画的方式用于他的作品中,面对这些在本质及使用元素上既是摄影、画面语言又不是摄影的作品,我们对于我们看到了些什么、如何观看,图像如何触发、塑造我们的情感,和对摄影的理解,都有了重新的思考。


    冲突与和解——傅文俊的“数绘抽象摄影”

      《昨夜西风》No.2 数绘摄影105x180cm


      傅文俊的作品在形式与内容上都充满着冲突与和解,看似完全对立,又有着重要联系。在摄影中灌注与历史、当代社会问题的视觉联系的意图,让摄影从早期仅是提供信息的证据脱离,使艺术史对于今天的当代摄影艺术,以更大范围的当代艺术的眼光去评估。然而在傅文俊的摄影作品中,摄影作品不仅脱离了写实、纪实,同时扩大了摄影作品的意义,将摄影、数绘仅作为一个手段,用以表现抽象意图。在这一艺术实践领域中充满实验的时代,傅文俊通过与其他传统艺术形式,尤其是绘画结盟,将摄影确定为受认可的、独立的艺术形式。数绘摄影被确认拥有当代艺术身份已被接受成为事实,等待着这一独立形式中新的令人振奋的转变。

      文/万永婷/北京大学艺术学理论博士


    来源:光明网

    http://shuhua.gmw.cn/2017-03/15/content_23978769.htm

  • 文献 >>  众家评论
  • 更新:2017-03-26 22:18:48
  • 关注